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付亮

8月12日,社科院研究员张昕竹被国务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解聘,原因是违反工作纪律。这是该专家咨询组2011年成立以来首次解聘成员。

一、缘起

5月,高通公司向发改委提交了一份研究报告——《关于高通许可定价的经济学证据—全球经济学集团白皮书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调查高通案件提交的相关报告》。报告是由高通公司聘请顾问公司“全球经济学集团”(Global Economics Group)撰写的,张昕竹是作者之一。

据媒体报道,高通公司总裁第二次到发改委反垄断局沟通时,递交了该份报告并特意嘱咐说,该份报告的一名作者为国务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专家张昕竹。

二、处罚过程

6月,张昕竹被专家咨询组组长张穹约谈,并被要求写检查,但张昕竹拒绝了。 最终解聘决定的依据是,专家咨询组要求成员不得从事与履行专家咨询组职责利益冲突的活动;未经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同意,不得以专家咨询组成员身份从事与履行专家咨询组职责无关的活动。

据多家媒体报道显示,国家发改委此前派出一位副局长到中国社科院通报对张昕竹的解聘决定,并建议中国社科院对张昕竹作出除名处理。此外,国家发改委还向张昕竹兼职的两所国内高校通报了解聘决定,建议两所高校撤消张昕竹所兼任的外聘教授职务。

三、各方表态

张昕竹承认曾为高通提供过咨询,但否认收过600万元。他接受媒体采访表示,他被解聘是因为帮外企说话了,“就好比我给死刑犯做了辩护,任何一个案子都有正方和反方,不能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吧。”张昕竹辩解称,自己的行为并不违反工作规定,亦不涉及利益。“我当时担任专家咨询组成员时,并没有这样的要求说不能给企业做咨询。发改委对高通发起反垄断调查时,相关机构并未来征询我的意见,我认为这没有利益冲突。”

有关部门回应:“对张昕竹予以解聘不是由于他为谁说了话,而是由于他利用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咨询组成员的身份从事了与履行专家咨询组职责无关的活动,严重违反了工作纪律。”

8月14日,高通回应称,高通与被中国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解聘的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昕竹并无直接财务往来。

高通发言人克莉丝汀·特林伯对媒体表示,作为应对国家发改委调查所采取的行动的一部分,高通聘请了“全球经济学集团”制作一份经济分析报告,以提交给发改委。“全球经济学集团”又聘请了张昕竹来共同撰写这份报告。而张昕竹又是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高通今年5月向发改委提交了这份分析报告,报告作者共有三人,其中一人就是张昕竹。特林伯表示,高通只是正常地向“全球经济学集团”支付了标准费用,与张昕竹并无任何直接的财务交易。而全球经济学集团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四、相关资料

(一)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

由21名专家组成,组长为原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张穹,副组长为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勇,专家组成员包括来自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中国社科院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其主要职责是,根据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委托和委员单位需求,为竞争政策、反垄断指南和规章、市场竞争状况评估报告、反垄断重大议题和重大事项、国内外反垄断重点热点问题等提供咨询意见。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工作规则》第三章工作纪律中,第十三条规定了专家咨询组成员工作守则,其中第(三)项明确规定:“维护专家咨询组的声誉,不得从事与履行专家咨询组职责利益冲突的活动;未经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同意,不得以专家咨询组成员身份从事与履行专家咨询组职责无关的活动。”并规定了对违反工作守则的专家咨询组成员,予以通报批评、告诫乃至解聘。

(二)张昕竹:

法国图鲁兹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所长助理,北京邮电大学特聘教授。张昕竹是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小组的专家之一,曾深度参与中国《反垄断法》以及商务部《经营者集中申报办法》和《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相关市场界定的指南》的起草工作。

2011年发改委开始电信业反垄断调查时,张昕竹曾对发改委行为有些疑议。他在文章中写道:此次发改委反垄断局选择在央视曝光,一个显而易见的重要考虑是,想借力公众对垄断行业痛恨的普遍情绪。从事后几乎一边倒的舆情来看,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确实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但是从反垄断法公平执法的角度看,这种做法似乎有值得商榷之处。张昕竹认为,作为一个专业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发改委反垄断局应该比公众更加理解公正执法的法律要求,这不仅仅是一个执法专业性问题,更重要的是法律基本精神的体现。因此,通过这种方式执法不但难逃绑架舆论之嫌,更是背离了最基本的法律精神。舆论永远代替不了确凿的证据,证据不足不能用舆论来凑。实际上,从其他国家执法经验来看,尽管公布反垄断案件的调查进展情况是一种信息透明的通常做法,但没有哪个国家的反垄断机构,会借助媒体对案件的炒作来影响案子的走向。

张昕竹名下经济咨询公司:

据腾讯科技调查发现,张昕竹在北京注册了一家北京卓新特经济咨询有限公司,其经营项目正是经济贸易咨询。而其所注册公司是否与其反垄断专家有着直接联系?腾讯科技发现,这家名为卓新特的经济咨询公司另一名合伙人为马源,与国内的另一名反垄断专家同名。工信部电信研究院资料显示,马源曾任政策与经济研究所下属法制监管研究部主任,研究领域涉及新技术经济影响评估以及市场竞争与反垄断政策。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马源多次与张昕竹在电信以及反垄断方面进行研究,包括 《中国电信(微博)行业规制(上卷):电信竞争时代) 》、《中国垄断行业规制与竞争实证研究》、 《中国电网管理体制改革研究》等多部书籍,以及《非线性定价下的移动通讯需求行为》等论文。

全球经济学集团:

一家私人公司,大卫埃文斯是集团主席,张艳华为集团董事,张昕竹与前两者合著了《反垄断法规制不公平定价的国际经验与启示》,5月发表在学术刊物《中国物价》上的文章,论文中,针对不公平定价行为,他们强调国际共识是:不到万不得已,不应审理过高定价案件。这一原则在创新密集型行业更为突出。因为在这样的行业中,限制定价抑制经济发展的风险最大。在创新密集型行业,如果有过高定价的诉讼案件,那也仅仅是在过高定价作为排他性战略一部分的情况下,才会被诉讼。在平衡反不公平定价及经济发展时,张昕竹等的观点是:不对创新密集型行业应用不公平定价条款,是与中国政府鼓励创新,并允许创业者从他们的创造中获得丰厚回报的决定相一致的。中国放弃干预市场的政策已经有很多年了,并且硕果累累,现在完全没有理由倒退回去,重新对市场进行干预,放弃已经取得的巨大成功。

五、各方专家观点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表示,张昕竹的争议较大:“我知道他肯定拿钱了,但是没想到拿了600万。原来也听说过一些传闻,他挺在乎钱的。他别的案子也有这种情况,从企业那里拿了钱为企业说话”。

据经济观察网报道,一位参与此事调查的官员透露,目前还不清楚高通公司为张昕竹提供的600万是美元还是人民币,但应该可以肯定,他们之间确实有资金往来。

不愿透露身份的专家:目前专家组内部人对事实的细节都不知晓,无法客观判断张是否违反规定。他感到诧异的是,反垄断委员会上级机构为国务院,办事机构设在商务部,而不是国家发改委。他强调,对张昕竹的这一指控涉及一位知名经济学家的名誉及学术生命,商务部反垄断局对此事应该公开表态和做出解释,同时也希望能给张昕竹自辩机会,陈述清楚他跟高通公司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名反垄断律师8月13日对澎湃新闻说,从目前来看,收取了报酬并不算违法,不构成刑事犯罪。但高通的做法值得推敲,可能违反了美国《海外反腐败法》。首先要确定张昕竹算不算公职人员,其次要确认高通是否借此获得了不正当的竞争优势,例如通过聘请张昕竹这样一个学者而非律师最终导致处罚金额减少。无论是否与张昕竹有关,都算是向公职人员行贿。据澎湃新闻

有业内人士表示,一边反垄断委员会提供咨询,另一边又在反垄断委员会的重要组成机构发改委对高通进行反垄为断调查时,为高通提供咨询和辩护,不能说没有利益冲突。

但也有人士认为,反垄断委员会的其他委员,很多也与企业有咨询关系,所以张昕竹因给企业提供咨询而被辞退无道理。该人士指出,反垄断委员会的专家咨询组不是常设机构,张昕竹只是外聘专家,双方无劳动合同关系,且他也不是国家公职人员。

六、媒体评论

新华视点:决不能让某些专家浑水摸鱼吃里扒外

明里顶着国家反垄断委员会咨询专家的头衔,暗里收钱替被调查企业背书。被解聘后,还避重就轻表态:“只是为外企说了话。”这样的专家不管其学术水平多高,其行恶劣,其德可鄙。

反垄断法在我国实施时间并不长。在这一领域拥有专业知识的专家承担着向公众解疑释惑的职责,一些带有官方组织背景的专家是反垄断调查的重要参与者。相关机构和部门应加强对专家的监督和管理,决不能让某些专家浑水摸鱼、吃里扒外,败坏法学的声誉。

上海商报:对“张昕竹案”的定性,既不能乱扣帽子、乱打棍子、无限上纲上线。亦不能大而化之,为避免“震动”过大而大事化小。惟一的定性标准只能以事实为准绳,以法律作尺度。对“张昕竹事件”的定性,其实无须有劳官方作进一步说明,答案早已装在百姓的心里。笔者不能不说的是,眼下无论反腐败还是正风肃纪,重点尚停留于各级官员层面,其他领域的类似问题官方和社会一时尚无暇顾及。然而,更多的“张昕竹们”请务必切记,赶紧收手仍为时不晚。

 http://www.shbiz.com.cn/Item/240140.aspx

长江日报:张昕竹显然看重钱,君子爱财,本身没错。但当你决心赚高通的这笔钱的时候,就有向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咨询专家组请辞的道义责任。张昕竹是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而中国社科院是国立研究机构。在美国,国立研究机构的对外交流是受到严格规制的。张昕竹带着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身份加盟美国盈利组织,帮助高通在中国“反反垄断”,肯定是钻了法律的空子。http://opinion.people.com.cn/n/2014/0815/c1003-25471636.html

新京报:张昕竹被解聘凸显“产学旋转门”乱象。身为反垄断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同时还是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以此推导,可以说,张昕竹自2008年至今一直担任国内移动通信产品分销商天音控股的独立董事,事实上也是不太合适的。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4-08/14/c_126868395.htm

国际金融报:垄断“说客”。高通到底是否违反了反垄断法,确实需要中外法律界和学术界提供独立的、第三方的专家意见。张昕竹的咨询观点和理论见地可能是对的,只可惜这些应该作为独立第三方意见,直接上交给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而不是给高通公司用来作背书。http://paper.people.com.cn/gjjrb/html/2014-08/25/content_1468918.htm

财经网:张昕竹错在哪?http://new.caijing.com.cn/column/20140816/3660097.shtml

新华网:反垄断要让正反方都说话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4-08/14/c_126864508.htm


上一篇: 五年后通信业将是怎样的?
下一篇:分享通信应该向百度分享什么?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