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7-30

种种消息表明,联通和苹果就iPhone入华谈判已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就此,媒体又一番炒作,个别电信观察家、电信专家、券商分析人士、咨询公司分析人士或媒体记者又找到了炒作的题材。

 

不过一些分析,可能用丢人来评价都不为过。

iPhone就是一款特色的终端,苹果与运营商合作形成了特色的应用程序商店。引进iPhone确实会给联通带来一定的好处,但这个好处能有多大,还看苹果和联通的合作协议,合作后具体的推广做法,以及竞争对手的应对。

引入iPhone,就能提高ARPU值的说法肯定有问题,但说引入iPhone,就是为了炒作股价同样有问题。

将联通的3G终端与iPhone划等号,就是联通干,索爱、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LG、华为、中兴还不干呢。

说iPhone含苹果的应用程序商店,而不是联通自己的商店,就是丧权辱国,就可能众叛亲离,大张旗鼓地反运营商引iPhone入中国,更像是文化大革命的遗风。

 

其实联通引入iPhone,并不代表联通不使用华为、中兴的WCDMA手机和数据卡,联通支持苹果的应用程序商店,并不代表联通不支持索爱、三星、诺基亚、谷歌、高通等的应用程序商店,更不代表联通不推自己的3G门户或联通的3G门户不会开放,而联通门户不再采用M/T计费。应用程序商店的引入,对丰富3G终端应用大有好处,运营商先收了流量费,又没有丧失对用户的控制,本身就是一个多赢的选择(除了以上的,赢的还有内容商、开发商、用户)。

当然引入iPhone后,联通还是原来的联通,ARPU值、股价一夜之间飞涨或大跌的可能性也不存在,联通股价可能一段时间内会与价值有一定的偏离,但不是一个分析师推荐购买或卖出,就可以影响的。真正要想让中国股票市场很好地反映联通的股价,可能最好的办法就是,改变目前唯一一个运营商在A股上市的局面,让移动或电信回来和它对比。

 

不聊了,联通不要受外界的干扰,好自为之吧,现在离成功或失败的距离还都很远。拿到了WCDMA的好牌,仍有不少短板要补,短板补的如何,才是影响竞争力的关键。

2009-07-28

据手机厂商相关人士透露,CDMA手机厂商高层近日均收到一封中国电信总经理王晓初亲笔签名的信。信中,这位中国电信的掌门人表示,3G互联网手机必将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载体,也将为手机公司赢得市场商机。 
他还表示,期待着在中国研发、设计、制造的“中国iPhone”产品早日问世。

从竞争情报分析角度,可以这么理解王晓初的这个做法:

1. 中国三大运营商都非常看重xPhone模式(参见xPhone模式为什么这么火?(向吕廷杰教授请教) )。

2. 不建应用程序商店的运营商必死已经得到三大运营商高层的普遍认同(参见不建移动商城的运营商必死 ),不过是自己建、终端商、操作系统方建,还是应用程序商店下可挂接其他厂商的商店,还有很多做法可选。

3.到目前为止,iPhone还明显领先,但xPhone模式已经不仅是苹果独有,中国移动可以推出OPhone,中国电信也可以推出“CPhone”(建议王晓初用此简称,而不用“中国iPhone”,否则有给领先的两个竞争对手做广告的嫌疑)。

4. “中国iPhone”需要运营商、终端商、软件开始商共同努力。

5.模仿者众多,iPhone在中国正一步步错失时机,明年春节前iPhone进入中国对联通都有明显好处,不过随时间推移,影响递减。

6.中国移动推出自由的手机操作系统平台OMS,对TD终端加快成熟有利,但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国际厂商、其他操作系统的进入,是利是弊,看中国移动如何处理好自主创新与引进、开放与封闭之间的关系。

2009-07-02

在《新京报》赵谨的文章《IP优惠拨号有学问》中,有这么一段:

以神州行为例,拨12593+号码打长途,每分钟0.3元,而如果采用手机IP拨号功能不被识别的话,等于直接拨打长途每分钟0.6元市话费加0.7元长途费,比漫游时打电话每分钟0.6元还贵一倍。

这个例子并没有错。全年漫游费上限调整后,所以手机用户在国内漫游期间(不含港澳台),主叫资费最高0.6元每分钟,被叫资费最高0.4元每分钟,而本地神州行用户如果按标准资费计算的话,直接拨打长途的资费为每分钟0.6元的市话费加0.7元长途费,实际长途并不是按分钟计算,而是按每6秒钟7分钱计算,因此更确切的说法是,本地神州行如果未加入任何套餐,直接拨打长途的资费为“每分钟0.6元的市话费+每6秒钟0.07元长途费”。最多时,本地神州行用户的打长途的费用,比漫游到本地的神州行用户打长途的费用,多一倍还多。

去年漫游费调整方案公布后,我就多次指出,新资费多处出现了倒挂。工信部重组完成后,在工信部学习科学发展观时,我也在博客中写了《通信资费及时合理调整是科学发展的具体体现》,再次明确举出长途费已经明显不是在“科学发展”了。这里再次呼吁有关部委,尽快推进长途基本资费(或资费上限)降低到合理的水平

多地运营商都为用户提供了“本地+长途”低于0.5元每分钟的资费,只有部分用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按“每分钟0.6元的市话费+每6秒钟0.07元长途费”的资费支付费用。这也就说明,运营商收入下降已经不能作为“长途基本资费不能调整”的借口了。

另:关于新京报文章《IP优惠拨号有学问》中对IP优惠的拨号学问解释有些不够清楚。这里简单说一下:

利用IP优惠有三种手段,1、连续输入IP号和被叫号码后呼出,1、将IP号和被叫号码直接连在一起记入电话本,从电话本直接选择,3、在电话记录中,选择上次“连续输入IP号和被叫号码”后形成的号码记录再次拨号(文中认为此种方法不可,但根据流程看,对计费系统来说,这三种方式给计费系统的信号应该是一致的。

而先拨IP号接通后再拨电话号码,一般网络都按本地资费+0.3元每分钟的标准IP计算。如果用手机的IP功能,IP号码好像是被略掉了,计费系统直接按你拨打的“区号+电话号码”形成的资费计算。

这是我个人的理解,如有不正确的地方,欢迎熟悉运营商计费的朋友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