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2-25

媒体报道《中移动再被要求减薪:每年降10%连续五年》,百度大喜。不幸你看今天百度新闻的头条: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小标题都是说统计局的,与中国移动没什么关系,但就是被百度的“焦点新闻”给弄到了一起。百度也乘机出了一口恶气。

今年元月,百度和中国移动刚进行了中国有史以来互联网和电信运营商最大的换岗:原中国移动旗下无限讯奇(12580)总裁兼首席官龚宇跳槽到百度担任独立网络视频公司CEO,而百度公司原首席技术官(CTO)李一男则去接任了12580运营公司CEO。(为保证客观,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

中国移动被要求连续五年减薪10%,我不知道是否真有这个决策,又是什么人做的这个决策。但可以肯定有这个想法的人肯定不懂IT,看来我刚写的《两会建议一:成立互联网国家智库》,智库的范围应该不局限在互联网,而应该延伸到新经济。因为,很多人在新经济的管理方面都需要充电,否则可能会犯一些错误。

为什么说中国移动被要求连续五年减薪10%的决策有问题,因为这至少没考虑以下几个因素:

1. 中国移动所处的IT行业有什么特点,特别是百度这样竞争对手的薪酬;

2. 中国移动的薪酬高在什么地方,又是在哪些地方设计不合理;

3. 中国移动的业绩与人力资源之间有什么关系;

4. 与其他国企相比,中国移动的业绩和考核是否更科学;

5. 今后五年中物价指数和最低工资标准是如何变化的;

6. 简单减薪会带来什么样的恶果;

7. 减薪会给国家带来什么好处,又有什么弊端;

……

可能国资委和有关部委,更应该反思一下,为什么自己管理下出现了中国移动这样的“不减薪不足以平民愤”的最大盈利公司,也有一些(像同处IT圈的大唐电信集团)不补贴不给予倾斜政策都难以为继的公司?还有国际原油涨价要补贴,原油降价也要扶持的世界五百强大公司?还有其他那些需要不断地资金注入的公司?

中国移动是否可以向这些行业输出自己先进的管理?可能这是降薪能起到的唯一正面的目的,那就是推动了中国移动的人才向竞争对手流失,从而降低了中国移动的竞争优势,可能限制薪水比重组更有利减弱中国移动的优势。当然可能也伴随着管理者不愿意看到的中国移动收入、利润、税收、股价都大幅下降。

当然窃喜的不光是中国移动的直接竞争对手,也不仅是百度等国内互联网公司,可能还有机制更灵活的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

不愿意看到的还有中移动的股东。

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枪打出头鸟”吧。

2010-02-24

三大电信运营商相继公布了截止2010年1月末用户发展情况。

中国移动:1月净增用户5,115千户,截至1月末总用户数达到527,398千户。本公司本月使用3G网络服务的G3客戶数为389.8万户(12月为340.8万户)。

中国联通:2G业务1月净增80.9万户,月末达到14,565.4万户,3G业务1月净增85.3万户(其中上网卡3.05万),月末达到359.5万户。本地电话本月净增(30.0)万户,月末达到10,252.2万户,宽带用户本月净增96.5万户,月末达到3,951.5万户。

中国电信:移动电话用户1月增加3.05百万户,月末达到59.14百万户,本地电话1月减少1.90百万户,月末缩水至186.66百万户。宽带用户数1月增加0.79万户,达到54.25百万户。

整体数据乏味,基本都在意料之中。

1. 联通3G新增用户还是比2G多一点。

2. 移动还是用一个拗口的方式说3G,“本公司本月使用3G网络服务的G3客戶数”,1月比去年12月多了49万户,我真不知道,这究竟代表多少用户,我也不知道,上月成为TD固话的我是否被计算在内。

3. 1月新增移动用户:移动:电信:联通=52%:31%:17%,三家都属正常发挥。

这使得我可利用每月跟踪三大运营商数据说点更有意思的内容,那就是:月报数据公布,三大运营商显示了三种不同的媒体态度。

1. 三种格式:

中国移动:网页版,每月单独一页,可方便查阅过去月份的情况。

中国电信:网页版,并支持Excel文件下载,可方便查阅和下载过去月份的情况,方便读者从各个角度对比。

中国联通:PDF版,每月单独一个文件,查阅过去月份情况很不方便。

2. 三个计数方式:

中国移动:千户为单位,不保留小数。

中国联通:万户为单位,保留一位小数。

中国电信:百万户为单位,保留两位小数。

实际上,移动和联通精确到千位,电信精确到万位。

3. 3G用户3种表述:

中国联通:最直接,2G用户多少,3G用户多少。

中国移动:“本公司本月使用3G网络服务的G3客戶数”,可不管读者理解不理解。

中国电信:不公布3G用户数。

4. 对读者理解能力的理解:

中国电信:尽最大可能说明白,表格中“*”、“#”标注清楚明了。

中国移动:该清楚的清楚,不想说明白的就不说明白。

中国联通:我说我的,你听你的。

5. 发布形式:

中国联通:上市公司PDF格式公告,所有董事,包括吴敬琏等独立非执行董事,都露了一面。

中国移动:上市公司网站首页及“最近更新”链接到“营运数据-客户数字”页面。

中国电信:首页最新更新及KPI窗口链接到KPI页面。

简评:

1. 可见文化差异。

2. 可见互联互通有多难。

3. 可见09年3G宣传问题不少是各有各的原因的。

4. 可见各有各的小算盘。

2010-02-08

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委托中国传媒大学调查的,《中 国青少年网瘾报告(2009)》正式发布了。

青少年网民中网瘾群体比例为14.1%,人数约为2404.2万。
在城市非网瘾青少年 中,约有12.7%的青少年有网瘾倾向,人数约为1858.5万。

也就是说,超过4千万的青少年属于网瘾群体或有网瘾倾向。真这么可 怕吗?细看报告内容:

18-23岁的青少年网民中网瘾比例(15.6%)最高,其次为24-29岁的网瘾比例(14.6%)以及13-17岁的网瘾比例(14.3%)。

原来18-29岁是这4千多万的网瘾患 者或有网瘾倾向者的主体!
再找找,报告全文都未能发现报告对网瘾的明确定义,只可以看到网瘾治疗机构对网瘾缺乏统一认识、全球对网瘾没有统一认识的内容。作为统计分析报告,连调查对象基本定义都没有,对其特征没有明确的描述,其调查很难说有可信度。
从报告的内容中,似乎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 论:可能北京几乎所有的大学生和IT公司一多半的员工都是网瘾患者或有网瘾倾向者,包括中国传媒大学,也包括这个项目调查组至少部分成员。
权威的官方主管部门——卫生部去年11月《未成年人健康上网指导 (征求意见稿)》中明确表示,“目前‘网络成瘾’定义不确切,不应以此界定不当使用网络对人身体健康和社会功 能的损害。”
而报告最为雷人的是四、对网瘾治疗机构的建议——加强研究和师资力量”,花大量篇幅去宣传网瘾治疗机构对网瘾的判定、治疗的措施和治疗的效果,却只用很小的篇幅提出了四点建议:

1、网瘾治疗机构应该强化社会责任感和爱心
2、网瘾治疗机构需要花大力气加强师资力量建设
3、网瘾治疗机构要加强与心理、教育、医疗等科研院所机构相互合作
4、加强网瘾治疗行业管理和行业内的经验分享交流

强化社会责任感、加强队伍建设,加强与相关领域合作,加强行业内经验分享,可以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建议,我同样可以将这四条建议回馈给“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和“中国传媒大学”。

       请“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和“中国传媒大学”强化社会责任感、加强队伍建设,加强与相关领域合作,加强行业内经验分享。

这句似乎出自大学新生的观点(因为其缺乏最起码的对社会的认识,连最起码的因果关系、行为主体都没有搞清楚)

       目前多数网瘾治疗机构对网瘾判定标准存在主观色彩浓厚、模糊不清的弊病,在这方面需要进一步加强科学研究,以确定科学、合理而且能够获得大家普遍认可的网瘾诊断标准。否则网瘾概念模糊不清、网瘾判断标准不一,会削弱网瘾治疗措施的针对性,也难以取得良好的治疗效果。

如果再细看看调查样 本和研究数据,更是问题百出。这就难怪有人质疑,该报告是为网瘾治疗机构背书呢。

不多说了,请大家看看我2006年写的一篇博文吧:《百花齐放的调查 花样百出的结论》。那时的调查还有“谱”。怎么现在的调查,连 “谱”都不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