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11-28

电信、联通宽带垄断,快成了又臭又长的肥皂剧,当消息逐渐淡出时,又会有人和媒体推波助澜,这不《21世纪经济报道》和《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栏目也参与了,也有多家媒体记者和我说,虽然这个话题他们也觉得没趣了,但还是得报,够难为他们的了,要不在第八届IT新闻奖上,方刚说网络媒体记者“苦逼”,传统媒体记者纷纷表态说,他们更“苦逼”。

回归正题,看看两家媒体的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25日文章《传电信联通宽带反垄断案不会和解 或从重处罚》中,有这样内容:

传言称,电信联通的一些做法可能惹怒了发改委,导致反垄断的调查不会和解,而是“从重处罚”。发改委从4月就启动了针对电信联通的反垄断调查,调查直接原因是因有人举报。种种迹象表明,所谓的举报材料或者关键材料之一就有来自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针对互联网接入领域的调研报告。

我对此的看法:

1惹怒发改委是扯淡,它没最终决定权;

2发改委需证明自己反垄断的能力;

3社科院积极参与行为怪异;

4在与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竞争中,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完败;

5央视报道时间怪异,发改委更不该在调查中表态;

6人民邮电报的反驳文章不合理,但引起了权威媒体在内的媒体反思;

7宽带监管急需改革。

《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请到了高红冰、阚凯力、杨培芳、曾剑秋、王学庆、林采宜及部分相关的从业人员,按胡一虎的说法,“各方的利益代言人都来到了现场,就电信、联通没来。”(当然这说法,很值得怀疑,来的并不都是利益代言人,相关利益者也不是只有电信、联通没来,连受“垄断”之苦的也只来了歌华有线)

实说,“一虎一席谈”这次节目做得并不是很成功,多个话题交织在一起,专家们的发言也多处出现纰漏,例如,高红冰说,国外的宽带大概是在100M左右,美国75%的家庭已经普及到100M了,马上被阚凯力反驳。但即使如此,这样的节目在国内的各种媒体中也是少见的,没有预定观点,没有预设结论,由专家和观众PK,各方观点都给予相对公平的体现,可能这是未来媒体吸引观众的方向吧。尤其是电视媒体,除娱乐节目外,只有这样的节目,才能充分发挥自身媒体的优势,把观众留住,否则很难在“三屏融合”(电视、手机、电脑)中减慢衰败的步伐。

回到节目内容,纵观节目,我至少看到阚凯力、杨培芳、林采宜是发表的独立观点,没有受到利益方的影响。其中,我认可的两个与垄断判断直接相关的观点:

1、杨培芳:发改委越位,工信部缺位。

2、林采宜:垄断的是婆婆——发改委,几个竞争对手,它定,每天吃几顿饭,它定。

最近四五年,每年年底总结的时候,我几乎都会提到通信、互联网行业监管缺位,例如通信领域:

1、手机本地上限(或默认上限)0.40元/分钟多年未变;

2、长途资费上限(或默认上限)0.07元/6秒钟多年未变;

3、手机上网上限(或默认上限)1KB 3分钱多年未变;

4、区间通信费下降缓慢;

5、互联网网间结算费多年未变;

6、运营商之间恶性竞争缺乏有力监管;

7、校园市场运营商灰色竞争手段缺乏有力监管;

8、固话、宽带“驻地商”垄断未能突破;

9、一些运营商明显的垄断行为得不到惩戒;

10、运营商混乱的资费套餐未得到有效监管;

11、普遍服务基金提取办法不实施,村村通工程靠行政指令;

12、国家级战略(如自主知识产权、宽带)缺乏有力且清晰的支持。

这几条,都属于工信部(行业监管,包括原信息产业部)、发改委(价格监管)的监督管理职能,近几年,大都明显滞后于行业发展。同时运营商在保证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前提下,做到了平均每分钟资费以每年9%以上的速度下降。

结果,发改委在央视,以工信部检测出的数据作为证据说,电信、联通涉嫌垄断,其实,造成此问题的最大原因还是发改委、工信部监管的缺位,是发改委研究所、工信部电信研究院的智力支持无力。整改应从这里开始,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推动行业进步,使用户满意。

2011-11-24

23日下午,搜狐发起的“第八届IT新闻奖”颁奖,网络投票产生的十大网络人气记者和作品是:

《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王长胜的报道《淘宝的艰难新生》;

《经济观察报》记者杨阳的作品《百度:我是大哥,我不叫度娘》;

《商业价值》杂志葛鑫的《移动互联网你需要了解35家潜力企业》;

《每日经济新闻》谢晓萍的《供货商曝国美大棒新政:返点提高3个百分点》;

TechWeb王采臣的《雷军与黄章:两个极客的恩怨局》;

《创业家》杂志卢旭成的《草根牛博操控者》;

《新世纪周刊》记者赵何娟的《中移动增值服务十年兴衰:SP利益链腐败不绝》;

前《计算机世界》记者许磊的《狗日的腾讯》;

《财经国家周刊》王云辉的《李向东案真相调查 中国移动空中灰网》;

《中国计算机报》记者刘洪宇、王沛霖的《宏碁入主方正科技前夜》。

《中国企业家》王长胜、《创业家》雷晓宇、《创业家》卢旭成、《商业价值》葛鑫、《新世纪周刊》赵何娟获得”第八届IT新闻奖”。

整个名单几乎全是财经媒体,即使是依靠网络人气的“十大网络人气记者”中也只有TechWeb王采臣、前《计算机世界》许磊、《中国计算机报》记者刘洪宇、王沛霖为IT专业媒体,而《狗日的腾讯》已造成包冉、许磊等的职位上带上了“前”,此外,没有其他通信、互联网专业媒体入围,没有四大门户及其他网络媒体入围。

我认为,这局面已敲响了IT专业媒体的警钟,做什么样的报道,如何被报道,才能被认可?才能传播更久一点的时间。我在微博中写过这样一段话,“有观点的纸媒才会有人订阅,有特色、有观点的微博才有人关注”,专业媒体们、门户网站的科技频道们,该想想如何更具可读性,更具收藏、品鉴价值了。

刚刚发生的一个例子,央视9日中午新闻30分报道《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涉嫌价格垄断》后,我写了《希望通信圈专家们不要再一次失语》,很欣喜地看到,此次不仅《人民邮电报》、《通信产业报》、上海《IT时报》、《通信信息报》等通信圈媒体都做了积极的跟进,新华社、人民网、中新网等权威媒体及《南方都市报》、《新京报》等地方大众媒体都做了积极的报道。(见《人民邮电报反驳CCTV的意义》)

虽然这些报道中,或多或少显示出一些或不成熟或不专业的问题,但理不辨不明,只要有争论就是好事(很高兴,今天晚上在搜狐发起的“第八届IT新闻奖”颁奖活动下,杨培芳老师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希望工信部、权威的专业研究机构——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以及更多的专家学者,都能够及时、准确地发出自己的观点,媒体能够公正地给予全面的报道。

同时带来的变化是,《人民邮电报》等媒体由于发出了自己的观点,在通信圈中的形象有了彻底的转变,从不愿看到想订阅,微博粉丝数剧增,评论转发数量从几乎没有到几十、上百,这似乎在说,专业、深度、全面、态度,是专业媒体的生存之路,是专业媒体编辑记者被认可的关键。事实上,财经媒体的IT报道已经朝这方面转型了,专业媒体如不能站在更高的角度上,将很难健康发展。

2011-11-22

相信2011年11月9日-21日这十三天将是中国电信发展史上难忘的一段时间。因为发生了两件可以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

1、央视曝电信联通宽带垄断后,人民邮电报强力驳斥,随后主流媒体新华社、人民日报等纷纷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而地方媒体、通信领域专业媒体也不甘落后。

2、三大运营商十月用户发展情况公布。在3G用户发展上,联通、电信一举超过移动G3,并拉开了不小的差距。

这两件事,有一个相同之处,那就是都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央视是不可抗拒的权威媒体,移动3G用户数要领先于竞争对手,这就是窗户纸。原来谁也不敢,甚至没想过捅破。这其实不仅束缚了别人,也束缚了自己。就和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不能犯哪怕一丁点错误一样。

事实上,只要捅破了,短时的结果并不那么重要,捅的姿势也并不需要精心设计,例如《人民邮电报》的那篇强力驳斥文章过于“血腥”,有点失权威媒体的“风度”。重要的是“捅”了,现在回头看,一旦那层窗户纸捅破了,对各方都是一个解脱。央视可以更好地找到自己的位置,移动和主管部门也能够更清楚地看清TD-SCDMA面临的问题及目前的通信市场格局。这其实对自己科学发展更有利。

这种“捅”正是很多人、很多企业所缺乏的,也正是我们社会所缺乏的。“捅”就是微创新,“捅”的就是存在根基已经动摇的“潜规则”,这些“潜规则”一直束缚着各方的手脚,让各方都失去了活力,失去了激情。

不过换个角度看,“捅”还是“不捅”,在风吹日晒下,无论如何修补,那层“窗户纸”都要破的,只是时间不同,主动被动不同而已。

附:三大运营商十月用户发展情况:

1、联通:3G 月净增292.0万(含无线上网卡18.46万)达3315.0万,2G 月净增42.1万达15922.5万。本地电话净减27.8万达9429.7万,宽带月净增51.2万达5504.9万。

博主評:1、克服千元机断货iPhone换代断档影响,3G新增创新高,离年目标不足6百万完成无碍;2、资源有限,宽带/3G协调发展仍需高超技巧。

2、移动:月净增537.2万,达到6.38889亿户,前十月累计净增5487.2万户。本公司使用3G终端的G3客户数为4,532.8万户(九月为4,316.1万,增216.7万,九月增284.3万)。

博主評:值得关注,1、十月净增低于前十月平均;2、月增G3客户数明显下滑,不出意外将落后于电信联通,窗户纸捅破了。

3、电信:中国电信十月用户发展情况:移动用户月净增334万,达到1.2029亿户,其中3G净增276万,达到3119万;固话月净减56万,达到1.7040亿;宽带净增107万,达到7476万。

博主評:1、3G新增用户高位盘整,保持高速增长态势,千元智能手机发力;2、3G渗透率达25.9%,产业链趋成熟;3、宽带月净增低于前十月平均,应警惕。

4、3G对比:

月净增3G用户对比:联通:移动:电信=37%:28%:35%;

十月末3G用户对比:联通:移动:电信=30%:41%:28%;

十月末3G渗透率:联通:移动:电信=17.2%:7.1%:25.9%,三大运营商总渗透率=11.5%。

2011-11-18

雅虎曾是美国乃至世界互联网一个时代的象征,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中搜狐起初也标榜“中国的雅虎”,甚至用了非常相似的域名。不过雅虎并未能在移动互联网及向Web2.0转型中保持持续的影响力,反而陷入了每况愈下的局面。九月下旬,一份泄露的备忘录显示,杨致远有意整体或部分出 售雅虎,甚至传欲将雅虎私有化,退出公开证券交易市场。九月初,雅虎CEO巴茨遭董事会解雇,首席财政官担任临时CEO的职位。

阿里巴巴之殇

雅虎需要涅重生,而受雅虎变动影响最大的却是包括马云在内的阿里巴巴集团高管团队。马云公开表示,他对于收购雅虎“非常感兴趣”。马云对雅虎感兴趣,其目的并不是进入全球市场,而是为了保卫自己的核心利益。因为雅虎拥有阿里巴巴集团40%股权,是第一大股东,其与软银联合可直接影响阿里巴巴集团的决策。

回到2005年,正处于巅峰时期的雅虎与阿里巴巴签订合作协议,以10亿美元加上雅虎中国的代价换取了阿里巴巴集团40%的股权与35%的投票权,根据协议,管理层在五年内拥有集团的实际控制权。五年后这却成为马云的心病。因为按照收购协议,从2010年10月开始,雅虎对阿里巴巴的投票权将从当年约定的35%增加至39%,成为董事会中持最大投票权的单一股东,这意味着阿里巴巴董事会的格局正在改写,马云等持股高管将丧失对阿里巴巴集团的控制。

这种局面是阿里巴巴的创业团队不愿意看到的,他们早在一年前就希望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改变这种局面,如回购雅虎所持有的集团公司股份,甚至上演“蛇吞象”,联合其他资本直接收购雅虎,从而收回对阿里巴巴集团的控制权,可未能如愿。阿里巴巴集团的股份已成为整个雅虎公司最有价值,最有活力的一部分。雅虎的管理层、董事会和股东都不会轻易放弃。

这与数年前华三遇到的问题非常类似。华为将自己的数据通信设备业务从主体中剥离,与3COM成立合资公司华为3COM,华为占51%股份,3COM占49%,并协议安排2年后,3COM所占的股份可提升至51%。协议到期后,3COM成为合资公司华为3COM的实际控制方。而随着时间发展,3COM全球业务萎缩,华为3COM的股权成为3COM公司最有价值的资产。华为也曾想回购股份,甚至收购3COM公司,最终都未能实现。与阿里巴巴集团不同,在华为3COM中,华为只是拿出了很小的一部分资产,而阿里巴巴高管是把整个集团业务都“押”了上去。华为可以“忍痛割爱”,而马云却无路可退。

长远利益更重要

现在,国内不少公司正积极融入全球市场,无论吸引海外投资,还是投资海外,都或多或少需考虑资本运作。资本运作必须短、中、长相结合,尤其是股权投资,既应考虑当前利益,也需考虑长远利益。国内一些公司管理层或创始人往往会更多关注眼前利益,而对长远利益考虑不够,随着时间推移,最终受到资本市场的惩罚。个别公司创始人在“对赌协议”中失败被迫离开公司,也有的公司高管因对未来股价估计不足,最终招致资金“损失”,都是类似的例子。

2011-11-17

发改委和CCTV在还处于调查期间,就公开报道电信、联通宽带垄断,《人民邮电报》在头版公开反驳。就在央视报道的当天晚上,我写了《希望通信圈专家们不要再一次失语》,最后,我写了这么一段,“这次通信圈的专家们、媒体们不再失语,发出你们的声音,哪怕是痛斥不合理行为也行。从长远看,这都对形成良性的竞争环境有利。”不过我也确实没想到《人民邮电报》能发表《混淆视听 误导公众——驳央视对电信、联通涉嫌价格垄断的报道》那么言辞激烈的头版头条,从通信专业到媒体素养全面反驳CCTV的报道。

正如很多人意料的一样,虽然电信、联通只是常规性的回复,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对外集体失语(当然可能内部在积极沟通,解决问题),北邮教授只有素来敢言的阚凯力教授发表了自己的独立观点。

有趣的不在电信、联通、工信部、电信研究院等通信圈,而在于《人民邮电报》发出观点后,不同媒体和业界的表态(部分,欢迎补充):

1、新华社:异常拔高为与普通用户无关的“神仙战”。

2、人民日报:不是神仙战,对用户有利。

3、中新网转发人民日报的评论。

4、众多大众媒体吃惊《人民邮电报》的强力反驳。

5、多家媒体解析神仙战。

6、通信产业报、通信信息报、上海IT时报等专业媒体的跟进。

7、微博上,三大运营商员工第一次如此齐心。

8、社科院在上半年拿出第五次电信重组方案后,又积极召开《中国宽带接入市场竞争政策研讨会》,据传参与者中多位与第五次电信重组方案有关,且参会的包括电信专家、经济学家、法学家、消费者代表,我转到微博时增加了“有选择的”作为定语,事实证明,正如我所料,这个会开前已经有了预设的结论,除了杨培芳和项立刚外,意见很整齐划一,有较明显的“拉偏架”的嫌疑。杨培芳说到了目前通信管理的三大问题(1各部委职权的界定,2价格监管缺失,3国家对信息化支持不足),其中,1、2两点造成监管缺失,正是导致此次这本应成为解决问题的核心,却没有人回应(多数参会专家根本不懂)。项立刚去为运营商争取同情分,也没有得到认可。很显然,这是一个在不合适时机召开的不专业的会。

9、运营商和员工开始反思:例如:“夷陵笑笑生 : #电信反垄断的思考#发改委的调查,姑不论背后是部门利益冲突。作为电信人也必须检讨自己的宽带发展战略:今后应摒弃片面追求市场份额的做法,既然国家允许广电移动等经营,就必须让他们占一定份额。电信应以高品质高带宽和高服务来占据高端客户,而不是以降价来保市场份额。”

10 CNTV以专题跟进。

这里汇总一下我的观点:

1宽带问题核心不在接入市场垄断与否,而是背后的网间结算和互联互通;

2形成此局面,不能完全归咎于运营商,更大责任在监管部门近几年工作的缺失(价格监管:发改委,行业监管:工信部);

3央视选择报道时间让人质疑,引用例子有问题;

4《人民邮电报》偏激不利于阐明专业观点,观点如何能被传统媒体接受并传播仍需要技巧(这是三大运营商都缺乏的);

5运营商有的该做没做好,有的做好了却没得到理解;

6发改委反垄断无经验,对行业了解不足,且缺乏专家支持;

7 通信、互联网、信息化领域政府智库有明显缺陷,易被利益相关者左右;

8反垄断法出台数年了,国资委主管的百家大型央企大半都有垄断行为,不信电信、联通成为受害者(后来又有两个民企被选了出来,优先受到了处罚);

9《人民邮电报》此次反击最重要的成绩不是驳倒了谁,而是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只有有观点的报刊杂志,才有人订阅,有观点的微博,才有人关注。

10 CNTV专题有专家团、有专访,有网民调查,有网民投诉,如果CNTV真能这么做专题报道,还真有希望在主流的互联网媒体中拥有一席之地。

2011-11-14

伊拉克补时阶段的一粒入球将世界杯亚洲区小组出线从有可能打到了只有理论上的可能,实际上,大家都清楚,这个可能性已经小到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中国男子足球队又一次栽倒在了亚洲预选赛小组赛上。

富士康搬家,据说富士康计划几年内将深圳工厂规模大幅缩小,转移到内地及东南亚等地。

有人说,这两者“风马牛不相及”啊,其实,背后都有一个相同的原因,中国的环境变了,新生的劳动力,八五后、九零后,城市大都为独生子女,农村孩子大多也很少干农活,生活环境好,吃苦耐劳的少了,花钱“手比较大”,每个月资金需求大的,多了。多个体育竞技项目水平在下降,劳动密集型企业招工越来越难,都是环境变化带来的必然结果。

环境在不断变化,这就要求企业不断根据环境变化调整产品和服务,否则就可能陷入困境,这也要求主管部门不断改进行业管理政策,否则就可能出现各样的问题。尤其是随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几乎所有行业所处的环境都发生着不断变化,企业、主管部门都必须与时俱进,跟上环境变化,就可能率先发现新的机会,如果漠视环境变化,企业就可能陷入困境,主管部门就可能陷入被动。

例如,web2.0时代,人人皆媒体,传输扁平化,信息鸿沟在快速消失,而且从单向传输变双向互动,原本信息不对称,至上而下的管理模式,正在被双向互动的模式改变。这导致了微博近两年多来以不可抗拒的速度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政府部门、企业都开始重视微博的互动沟通和信息传播。

再例如,随着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电视、电脑(平板电脑)、手机从后台到前台都越来越相似,都采用IOS或安卓或Window Mobile系统,都可以看电视,都可以上网收邮件、看新闻,都可以语音、视频互动,相互之间替代性越来越明显,非要将某种与其他割裂开的想法,肯定有问题。

环境在变,行业监管必须与时俱进,尤其是直接管理互联网的国新办、国网办、工信部、文化部、新闻出版总署、广电总局、商务部、工商总局还想把自己割裂开来,建自己的局域网,肯定是不可能的。

……

2011-11-10

央视9日中午新闻30分报道《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涉嫌价格垄断》后,引起了通信圈的强烈反响:

一、质疑垄断对象选择的

1、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竞争那么激烈,怎么能说垄断?

2、如果说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涉嫌垄断,那么中国石油、中国石化呢?

3、国家电力呢?

4、在移动通信市场占有率约70%的中国移动呢?

二、质疑目的和背后主使的

1、刚刚过去的央视2012年度招标

2、即将成立的广电网络公司

3、三网融合中的广电的电信业务牌照

4、三大运营商当中的另一个

排除背景不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推定经营者具有市场支配地位:1一个经营者份额达到二分之一;2两个经营者份额合计达到三分之二的;3三个经营者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合计达到四分之三的。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公司,如果利用此地位不当得利,可判定为垄断行为。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在宽带市场的份额超过三分之二,满足前一个条件,如果也判定满足后一个条件,就可判定垄断。是否满足后一个条件,看发改委及电信、联通提供的证据。

反垄断法从版本到现在,好像还没有真正实施过。国内具备市场支配地位的公司很多,局部相对独立的市场也应该考虑,关键看是否有利用此地位不当得利的行为。而不论你愿意不愿意,是否觉得自己委屈,电信联通是否在宽带市场垄断,与其他公司是否垄断无关,是一个独立的判例。

这里需要反思的不仅包括电信、联通,更包括负责行业监管的工信部,这次是发改委拿着工信部的数据说两大运营商,工信部的行业监管明显缺失,弱监管的结果,监管部门和运营商都很被动。如果不尽快采取积极的行动,相信今后会越来越被动。

看看《IT时报》记者总结的:

@上海IT时报:【业界:为什么都不愿发言】三网融合时,电信系失去播控权,有人不愿发言;CNTV状告早与牌照方百视通签订协议的电信盗版节目时,有人不愿发言;如今,发改委认为电信、联通涉嫌垄断,有人还是不愿发言。终于有一天,没有人要他们发言了。@付亮的竞争情报应用

这段话基本是我的意思,不过文字比我的精彩多了。我说的发言,不仅指为业界辩护,也包括公开抨击业界的不合理行为,如三大运营商之间的恶性竞争,如共建共享不作为,如携号转网不作为,结果没有业界的声音,我们能够听到的、看到的,也就是些外界的专家片面的理解,由于对专业不够理解,他们的观点会有一定的偏差,但造成偏差的观点被放大的原因,就是业界的观点并没有真正释放出来。这包括主管部门及其智囊——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北京邮电大学等的观点,也包括行业媒体《人民邮电报》《通信产业报》《通信世界》等的观点,包括门户网站科技频道的观点,也包括运营商、设备商的观点。

华为近两年开始强硬回应美国政府的不平等待遇后,如果能坚持不断的沟通,相信最终会在北美市场取得不错的业绩。而如果不表态,或只是在国内的媒体上说受到不平等待遇,相信不会有什么收获。国内和谐社会更重人情,反映得更明显。

回到电信联通涉嫌垄断问题上,我相信最终经过友好沟通,运营商不会面临一些砖家们“糊涂僧判糊涂案”算出的几十亿罚款(顺便说,如果直接罚30亿,联通估计也就一蹶不振了),触动最大的是工信部的监管政策调整步伐明显加快。如果能进而促进运营商从竞争走向竞合,说不定还能“因祸得福”。

希望,这次通信圈的专家们、媒体们不再失语,发出你们的声音,哪怕是痛斥不合理行为也行。从长远看,这都对形成良性的竞争环境有利。

2011-11-07

先转一个来自《人民邮电报》官方微博和系列评论:

我无语了。我见过比《人民邮电报》差的官方微博不同,尤其是媒体官方微博。我也和多个做得好的官方微博一直在交流,也批评过多个官方微博,尤其是通信圈的,我也很高兴地看到,近几个月,通信圈的官方微博水平在快速提高。

声明:

1、我没有哪怕一丁点必要到只有4千多粉丝的一个官方微博上,“为了吸引眼球而哗众取宠”,传统媒体的传播你们可能比我强,网络媒体你们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如果我想让粉丝数上去,完全可以轻易再多一个数量级。

2、我评价官方微博不是第一次,运作和指导的官方微博也不只三、五个,只是某天吃多了撑着了,评论了你们一次。

3、官方微博发宣传的东西重要,官方媒体发更重要,但如果就像那条微博,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的话,就是失败。微博不是传统媒体,不是新闻的5W2H拿过来就行的。

4、你们的两条回复微博,正证明你们还根本没懂微博,没懂官方微博该注意什么,不知道媒体官方微博该怎么运作,更没懂得什么叫尊重人。传统媒体广播式“上纲上线”的做法在微博上不可能有生存空间。

5、请在没懂微博前,不要再在报纸上发表什么《运营商需做好微博市场里大文章》。作为有影响力的官方媒体,不要让人笑话,更不要误导地方运营商。

2011-11-02

淘宝门事件,简单说,就是小卖家(草根商家)通过互联网联合起来,利用规则,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最终影响了原本占据绝对发言权的商家——“淘宝”管理者的决策。(此为大淘宝概念,包括淘宝商城、淘宝及一淘)

结果:

1、小卖家,发表了观点,推动了规则朝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

2、淘宝网,了解到不同卖家的观点,优化调整,增加受益商家比例,对淘宝的长远发展有利。

小卖家和淘宝网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暂时的“双赢”。而“双赢”的前提,是以短时间内牺牲部分卖家的利益而实现的。

观点:

1、WEB2.0时代,信息鸿沟正在消失,原来的单向广播式管理模式,正逐渐演变为双向互动式管理模式。草根的声音有了放大的机会。

2、如果草根声音不能从正规渠道得到满足,草根们很可能采用偏激的手段,包括寻求媒体、政府的支持,也包括通过裹胁其他利益相关者,利用“扁平”网络的“积聚”效应,放大成为致命的“杀伤性武器”。

3、对失信行为缺乏有效的制约机制的诚信体系,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可能被利益方利用,明显阻碍了沟通,大大提高了交流成本。

4、主管部门何时表态?如何表态?需要高超的技艺,否则,不当表态可能成为利益一方的“武器”,或有“帮凶”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