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4-12-29
TD-SCDMA之争愈演愈烈,似乎要给TD-SCDMA盖棺论定。但明显两派意见差异极大。各方观点就不重复了。我的观点是:任何神话和妖魔化的观点都肯定有问题!对其他事物如此,对TD-SCDMA也一样。不应该简单否定TD-SCDMA,但神化TD-SCDMA同样不可取。

28日下午,新华网信息化频道、新华社瞭望智库、互联网实验室等要组织讨论《TD-SCDMA:中国创新的旗帜还是炮灰?》,晕菜:旗帜,我的神啊!炮灰,我的妈呀!大家看清我的观点了吗?


简单说,适时出击,将TD-SCDMA列入了国际电信联盟首批三大3G标准,无论我国在此标准中有多大发言权,打破了欧美企业的统治,就是胜利(2000年5月),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我们一直在说,“一流的企业做标准,二流的企业做品牌,三流的企业做产品”,我们“做”出了“标准”,而且是在移动通信这样的影响力超级大的领域,这个进步到什么时候都值得嘉奖。这不容置疑。


但这个标准并未能走出国门,得到世界认可,即使在国内,运营商也采取了强力推动4G,从而跨过TD-SCDMA的战略,可以说,在将标准转化为生产力,转化为竞争力方面,有明显的差距。一些平衡、维稳、患得患失的做法,表面上支持TD-SCDMA,实际上一直将TD-SCDMA放到温室了,结果其一直也未真正形成市场竞争力。(当然,经过TD-SCDMA的锤炼,我国企业在标准、专利等知识产权的运用上也有了明显的进步。这也是收获之一。)


具体说——

1、在如何快速将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方面,TD-SCDMA完败。2000年成为标准,2009年才发放牌照,9年时间,对一个移动通信标准来说太长了,结果也丧失了市场机会。多个曾感兴趣的海外运营商,最终都选择了放弃。而没有市场,标准就未转化为了话语权。完败的原因,除了相对WCDMA和CDMA2000,TD-SCDMA成熟度低的原因外,部委、官方研究机构主导,而非运营商主导,运营商未能积极参与到实验和试商用中,迟迟确定不了运营商,实验更像是运营商按部委的安排实验企业的设备,国际主流设备商未能积极进入产业链也是重要原因。不要将华为、中兴的成功归结到TD-SCDMA上,至少主要原因不是,很简单,为什么大唐(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为什么没成为国际上有影响力的设备商呢?


2、在牌照如何发放方面,未能为TD-SCDMA赢得空间。在讨论TD-SCDMA标准给哪个运营商,3G牌照如何发放方面,一直未有结论。未能给予TD-SCDMA实验的运营商足够的压力及时间支持,实验过程中,甚至多次更换运营商和实验城市。未能给TD-SCDMA牌照运营商足够的时间提前期和政策倾斜。最关键的是迟迟未能发放牌照。当我们的3G牌照,和国际领先日本的4G发放时间只差了几个月。当已经听到了4G的炮声时,国内的运营商才获得TD-SCDMA牌照。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主管部门有这个一个认识,3个3G标准必须同时发放牌照,不能有政策性倾斜,小灵通未发牌照都有了近亿用户,TD-SCDMA为什么不行?


3、在起步落后时,如何建立健康的生态环境方面缺乏有效手段。这表现在牌照发放前几年,TD-SCDMA产业链一直未能有效缩小与WCDMA和CDMA2000的差距,产业链多个环节仍有明显差距。知道2012年,TD-SCDMA产业链才基本成熟,但这个时候确实太迟了。产业链竞争,不进则退,进步慢了也是后退,而TD-SCDMA进步确实慢了,产业链多个环节的厂商也几经调整,而主流设备商主动参与的意愿并不强。


4、没有有效手段将我们制定的标准推向世界。我们在TD-SCDMA宣传中,基本上总会强调具有自主知识产权,TD-SCDMA是我国自己的通信技术标准。虽然有多个海外运营商表示过对TD-SCDMA的兴趣,但我们一直未能寻求到真正的接受者。只是自己玩,并未能形成大家一起玩。


5、TD-SCDMA决策的智库构成有明显问题。运营商的专家少,主流设备商的专家少,产业链关键环节芯片的专家少,产业经济方面研究的专家少。尤其是“TD八老”,热情足够,但并未能有力地支持TD-SCDMA商用,甚至由于他们的“馊主意”,导致TD-SCDMA的商用进程变慢。

附:我总结的《TD-SCDMA 和 TD-LTE 商用进程对比》。
2014-12-26

工业和信息化部于2014年12月25日发布了《关于向民间资本开放宽带接入市场的通告》,经过征求意见,最后发布的《通告》及《宽带接入网业务开放试点方案》在实操方面有了明显的提升。对基础运营商和试点的民资企业的责权利进一步明确。

一个小的遗憾是,我提到的三点:试点城市16个有点少、试点周期三年有点长、应向所有资本开放,此次都没有改动,这应该是出于慎重的可虑。相信会象移动转售、4G融合测试一样,在试点过程中会不断加以调整,只要不出意外,试点规模将不断扩大,而不是萎缩或抑制等到最终试点结果出现。

由于电信业务具有天然的垄断性,你很难建设一个能与现有运营商竞争的网络,这从电信进入移动通信领域、宽带市场电信联通交叉进入之难,就可以看出。因此移动通信最后一公里向民资开放、固网宽带最后一公里向民资开放,成了一个很好的选择。如果能够限制基础运营商的垄断地位,通过“虚拟运营”的方式给予用户更多选择,也是促进技术进步、质量提高、资费下降、服务完善的不错选择。


基础运营商并未伤筋动骨,其他资本获得新的机会,对双方来说,都是不错的。但从原来只针对三大运营商,转变为针对一个行业几十家各式各样的企业,这对监管部门提出了全新的挑战。

例如媒体曝光假宽带,两大基础运营商电信联通都受到质疑。但到各小区看看,电信联通资费明显高于对手,也未能象对手那样轻易就提供50M、100M甚至1G的带宽,但还是有不少用户选择他们提供的宽带,网络质量明显高于其他企业,是一个根本的原因。

在最新的@宽带发展联盟 提供的2014年3季度《中国宽带速率状况报告》中,三大基础电信企业的宽带用户接入速率平均可达签约速率的110.6%。各省都在100%以上。而按相关标准,如超过90%就是合格了。

究竟谁提供的宽带是“假宽带”,宽带网速低的原因是什么,主管部门和@宽带发展联盟 应将视角放到整个通信服务市场,而不再仅是三大基础运营商,从行业企业一起抓向管行业转变,这是摆在行业监管部门面前,必须直面的转变。具体说:

1、从管企业到管行业;

2、从管少数几个企业到管几十家、甚至海量的企业;

3、从事后监管转向事前、事中监管;

4、从计划管理向市场竞争转变;

5、从行政管理向依法管理转变;

6、从审批准入到非禁止即可为。

2014-12-24

免费电话,微信电话本是山寨的,更多家在山寨微信。一个新产品出现,一大堆模仿者。

有朋友在网上问,大家现在还用微信电话本吗?其实,这不需要答案,微信电话本后,免费电话的宣传明显增加,提供免费电话的APP增加,甚至连中国移动对过去一年来融合通信进展做了一个总结公示,也被媒体报道为要与微信PK,微信电话本成功吸引了足够的眼球。有国内最大的交互软件微信和QQ在手,只要不犯错,腾讯想失败都难。

~~~~~~

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传统语音业务的替代服务出现,即使只是局部替代,其影响力已非常巨大。而且无论如何设置障碍,流量替代语音将加速。

在近日,2014中国移动全球合作伙伴大会,奚国华董事长阐释了通信服务发展的三条曲线,语音已经进入下降通道,流量进入下降通道也为期不远,运营商必须在第三条曲线“数字化服务”上寻找新的突破口。

而在中国电信2015年度工作会议,中国电信更是明确提出2015年“推进互联网化转型”。

看来通信网和互联网双网融合,相互替代,相互竞争,无论在互联网圈,还是通信圈,都已得到了普遍的认可。

2014-12-23
近期,爱立信在印度市场诉小米侵权,没有选择小米的根据地——中国市场,而是选择一个同样高速增长的,且不够规范的印度市场作为首次发起诉讼的地区,按爱立信的说法是“首先选择印度市场提起诉讼,是公司的诉讼战略,而“小米在哪里侵犯爱立信专利,我们将保留日后在那里起诉的权利”。”
爱立信表示,通信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是建立在这样的生态系统之上:电信业允许市场新人利用其它公司的研发投资所产出的创新成果,帮助他们将产品迅速商用并推向全球。作为回报,市场新晋者应当给予技术创新者公平的补偿,因为他们正是得益于后者的发明创造,才筑就了自己的商业成功。
小米公司总裁林斌接受PingWest采访时,首次公开透露了他们的专利情况,小米2012年之前拥有35项专利,2012年申请了257项,2013年申请了643项,今年申请了超过1300项,以上超过2235项均是发明专利申请。此外,林斌还强调小米明年将新申请2000 项发明专利,这意味着,到明年年底,小米将总共拥有超过4000项专利。对于专利使用问题,林斌演示文档中清楚地显示:小米专利,只为防御。
从这段文字可以看出,小米同样认识到了专利的重要性,也在积极布局专利。但在与爱立信的官司上,小米想防御都难。专利能起到防御作用,关键是形成了“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的交叉专利局面,而“后起之秀”小米很难与爱立信形成这样的交叉情况,因为小米很难在绕不开的“基础专利”或“核心专利”上威胁到爱立信,一是小米在专利研发上历史储备有限,二是对于已经放弃了手机业务的爱立信来说,很难用到小米的专利。
与爱立信类似的还有诺基亚。三星电子高级律师 Lim Young-jo 曾这么说:“诺基亚不再生产手机已经是事实,这意味着我们不能对其提出反诉,因此只能支持追加版税。除此之外,我们也完全没有资格来规避,因为诺基亚拥有大量的基础标准专利。”小米的情况,与三星类似,而且能够用于讨价还价的专利更少。
小米手机快速发展,能在短短的几年进入全球销量前五,无疑是非常成功的。但其短板也在快速发展中不断扩大。而专利差距应该是短板中最明显的一块,而且这并不能通过外协解决(虽然备受诟病的高通反向授权协议解决了部分问题)。
小米面临的问题远不止专利。雷军领军的“小米系”的成功不能简单地归结为营销中的“互联网思维”,这个“互联网思维”还渗透到了资本运作、品牌提升、品类扩张等领域,从小米到红米,从手机到盒子、电视、空气净化器、手环、芯片……还有软的应用、内容,不断提升想象空间,带来一轮又一轮融资,融到的资本中很大一部分又用于融资,逐渐建立起了庞大的产品矩阵和公司群。
但需要注意的是,至少在近期,小米仍将是“雷军系”最有力的支撑基石,推动集团军健康发展的主力。选择一个低毛利的手机制造业做为突破口,做为发展的基石,这步棋有一定的危险性。而且“专利劫”是迟早必须直面的问题。
此外,智能手机的增长空间已难再高速增长。而对手也没有闲着,就这两天,vivo推出了全球最薄HiFi手机X5Max、联想推出了互联网品牌下的高性能低价格手机“乐檬K3”,中兴通讯推出了主打智慧语音的“星星2号”。雷军的好朋友周鸿祎也不甘寂寞,360入股了中华酷联中酷派的互联网品牌“大神”,这些会不会动摇小米发展的根基?专利会不会成为限制小米竞争力的重要因素?
2014-12-18
据媒体报道,今天,第三批TDD/FDD融合测试的城市发布了,从第一批的16个,到前二批的40个(突然批准嘉兴变41个),再到前三批的56个。从6月到12月,象挤牙膏一样,挤一挤,就增加一批测试城市,至于上批测试结果如何,也没见报道,没见考核。
在网上搜到一篇新闻:
2012年12月18日,中国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中兴通讯和爱立信宣布,其合作建设的香港TD-LTE网络正式投入商用,这是香港地区的第一个TD-LTE网络,同时也是全球首个TD-LTE/LTE FDD深度融合网络。这一融合网络的商用将大大地增强中国移动香港在4G市场的竞争力,同时也开启了香港4G网络的一个新时代,并极大推动了TD-LTE及LTE FDD技术在全球的发展。
移动香港公司的融合测试网已投入商用。
而内地却在半年内扩大了三次实验的城市,实验区域覆盖人口不知道比香港要多多少,而且这肯定是全球最大的实验网了。还有哪个国家的运营商,会愿意花那么多钱去做实验?
我们似乎将“实验”的外延大大地扩大了,不仅包括“试验验证”,还包括“实际商用”,当然这种“商用”由于名不正言不顺,还是畏手畏脚的。
去年发放TD-LTE牌照时,我的观点就很明确。由于起点的明显不均衡,同时向三家运营商发放TD-LTE牌照并不是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电信联通即使想“陪太子读书”都很难,差距只会越拉越大。要想改变这种局面,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尽快向电信联通发放FDD牌照,以利用国际上成熟的网络演进经验,缩小与中国移动的差距。
不向电信联通发放FDD牌照,是不自信的表现。我经常很奇怪,为什么有的人会这样认为:
  • TD-LTE很成功,成功的唯一原因是几年来TD-SCDMA的储备,TD-SCDMA战略意义远大于损失。
  • 为了保护TD-LTE,必须且只能发放TD-LTE牌照,不能发放FDD。
  • 中国移动TD-LTE很成功,电信联通不成功是因为不努力。
  • 如果给电信联通发放FDD牌照,就应该给中国移动发。
这难道就是自信?TD-LTE到底竞争力如何?目前中国移动在香港的融合商用效果如何?电信联通融合测试结果何时公布?摸清具体情况,是解决问题的基础。

另:移动转售业务也类似,先后发布了四批试验城市了,也未见第一批的试验结果。
2014-12-17

看了@余胜海的文章《中国油价为何比美国贵?》(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a299750102v8ka.html   ),又想到了一个老话题,中国通信资费为何比美国贵?比香港贵?

尤其是有网友,拿中国移动香港一款套餐的资费和内地“全球通”套餐资费比,那个是超级的贵。尤其是在一些砖家认为,比较资费时,还必须除以平均收入时,那我国运营商的资费就更是天价了。

且不说各拿一款特定的套餐对比,是否有代表性。整体来看,我国内地的通信资费都明显高于香港,无论是平均每M▪月的固网宽带资费,还是平均每M流量的移动通信流量费。

造成这种情况的最主要原因并不是垄断(一提到垄断,曾经论证过三家是最好的竞争关系的专家们,这时就又不说话了),而是技术的差异。

看看运营商的资费:同一个运营商提供的固网宽带资费,1000M比10M、100M的资费高多少?同一个运营商提供的移动流量包(或套餐),不同档次价格所包含流量数(为直观折算为每M流量的价格)。知道症结所在了吧?

造成我国单位服务资费较高的原因不是我国的资费贵,而是我国的使用量太低,我们每个用户、每单位服务要分担的网络成本高,造成这个的原因,又是我国通信技术商用周期上的差距。光进铜退,才提了不长时间,普及提速已将大多数地区的铜缆上网的速度提到了极限。在别人4G用户已经是主流,平均月流量超过1G,我们还有半数用户在2G上,平均月流量才200M。10月3G用户开始负增长,有人在感慨3G短命,短命的最根本原因是,在被人4G发牌时,我们才发3G,这个差距是巨大的,留给3G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国运营商通信资费和服务质量如何?看近期媒体报道吧。

一个科学的态度,不是别人的月亮就圆,也不是我家的月亮更圆,而是就事论事,找到真正的原因,做好应对准备。

2014-12-15

文/付亮

或许是因为2014年10月,TD-SCDMA用户率先出现了负增长,财新《新世纪》 2014年第47期封面报道选择了TD-SCDMA,回顾了TD-SCDMA进程,命名为《TD式创新》。封面引语如下:“2000亿元永远收不回的投资,换来一张五年就停止发展的TD-SCDMA网,而所谓自主知识产权比例饱受争议。蛮力改写科技产业路线,失败作结。”

细看文章,篇幅真长,但真的没有太多的新内容,可能是引语的原因,引起了挺TD派和反对TD派的激烈争锋,甚至项立刚老师比照财新题目写了一篇《财新式恶毒》。

简单说“2000亿永远收不回”这样的话肯定不够严谨,五年就停止发展的说法并不准确(实际是近6年了),原因也不全在TD-SCDMA,3G牌照发展太迟(迟到曾有专家建议直接发放4G牌照),4G牌照发放后,在中国移动强力拉动下,10月实施实现了整体3G用户的负增长。

简单以“失败”做结论不妥,但如果只片面总结TD-SCDMA的成绩,甚至将TD-LTE发放牌照近一年来,中国移动的成功也完全归结到TD-SCDMA上,也并不合适。

这里不说技术,只从产业生态角度简单分析一下,我们在TD-SCDMA进程中有哪些经验教训,这将更有利于我国在4G\5G\6G\…\20G更健康发展,在国际市场有更大的发言权。

一、中国3G发牌为什么那么迟?

1998年6月提出,2000年5月,ITU(国际电信联盟)公布TD-SCDMA正式成为ITU第三大移动通信标准3G国际标准的一个组成部分,与WCDMA、CDMA2000并列三大3G国际标准。而我国3G牌照发放的时间是2009年1月。通信圈一般说一个移动通信技术标准的生命周期是20年,我国主推的TD-SCDMA,在接近10年的时候,居然还没有获得牌照。也正是因为发牌太迟,我国的TD-SCDMA并未能在全球形成示范效应,虽然也曾有国家发放过TD-SCDMA牌照,一些国际主流的运营商也曾关注TD-SCDMA的发展,但拖延的后果是,基本断送了国际发展的机会。

二、为何三个3G标准要同时发放牌照?

支持者举出了很多的理由,如WTO,如平衡欧美关系了。这些观点似乎都非常专业,但向中国这样发放牌照的确实少见。连国家都未提供频段的小灵通都能发展近1亿用户。TD-SCDMA为什么不能先行?现在TD-LTE牌照发放也一年了,FDD牌照仍未发放,主管臆断的TD-SCDMA先发可能造成的影响,却一个也没有出现。

三、拉动通信技术的最大动力是谁?

TD-SCDMA初期的发展更多是主管部门拉动,设备商拉动(甚至还是非主流设备商),不确定主运营商,甚至中途还更换了商用实验的运营商。没有运营商深度参与,一直在“实验室技术”阶段徘徊,是影响TD-SCDMA商用进程的重要原因。

四、怎样建立健康的生态环境?

从TD-SCDMA的发展史上,2012年应该是值得关注的一年,在中国移动的带领下,TD-SCDMA产业链逐渐成熟,从2013年出开始,TD-SCDMA用户发展进入高速增长期。如果更早布局的话,可能更有利于提高国际话语权。

五、如何将中国标准(技术、产品)推向世界?

六、如何提高国际市场的话语权?

七、如何提高决策正确率,减少试错成本?

回顾TD-SCDMA历史,在产业生态建设方面,确实有很多经验教训可以吸取。我们将重点应该放在如何支持未来的决策上,而不是简单地去评判TD-SCDMA对还是错。

2014-12-04
一年前的今天,工业和信息化部向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和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有限公司颁发“LTE/第四代数字蜂窝移动通信业务(TD-LTE)”经营许可,俗称“发放4G牌照”。并附以专业解读(工业和信息化部解读4G牌照发放http://www.miit.gov.cn/n11293472/n11293832/n11294042/n11481465/16099404.html
)。

几句话说一年得失:
得:
中国移动一家基站数年底将达70万,建成全球最大的LTE网,最大的TD-LTE网,最大的4G网,还未拿下第二大、第三大(留待2015年)。
移动用户10月底超5千万,年底中国移动一家7千万,目前超6千万,实现移动用户渗透率超5%(工信部数据,10月底移动用户为12.77亿,5%约为6400万),快速度过进入期,迈进高速发展期
工信部:10月3G用户负增长。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4G手机10月出货量达到了全部手机出货量的63.3%,3G则下降到了21.3%。
在获批终端中,TD-LTE占比非常高。
移动将2G优势延续到4G,一家独大局面难改变。
电信联通起点明显落后于中移动,资金实力有限,TD-LTE事实上放弃。
发放牌照时已提出融合测试,但6月底才批准首批16城市试点,测试目的不够明确,难有明显测试效果。
4G快速成熟,3G投资收回难,尤其是中国移动,出现了明显的从2G到4G跨越的情况。
中国电信CDMA TD-LTE的多模终端仍面临种类少、入门品种少的困境。
附:
2015年4G发展预测
4G成熟标志
六数据显示2014年10月是中国电信服务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关于FDD牌照发放时间,我的判断:10月已初步具备条件,到明年3月底前发放,对运营商计划影响不大。具体发放只是一个形式,根据国务院避免铺张浪费的做法,可能连仪式都没有。只是某天,工信部官网一个新闻和一个解读,当然@工信微报 也会发。
2014-12-02
看了此图,不要吃惊。即使有,我也不会把最新的内容公布,那是泄密的。图来自一个旧的PPT,当时应该是分析3G网络的。
回到今天的正题。
今天一条新闻终于在网上传起来了。
中国联通近日进行了一次3G秘密提速测试,其旗下广州联通携手华为、高通完成了全球首次HSPA+ 63Mbps 网络现网测试,使用华为最新版本设备(UMTS RAN16)及内置高通骁龙芯片的智能终端完成。本次网络测试意味着全球3G网速刷新了历史,下行达到63Mbps,比现有最快3G网速还快50%,上行的提速100%。
我知道联通对63M有想法是今年9月通信展期间,联通研究院和爱立信联合向媒体展示了63M技术,我对这个技术进展比较感兴趣,就混到了现场。
我在微博发表了我的观点:我认为,63M比42M提高有限,用户感知不明显;联通应充分发挥3G优势,但4G也不能落后对手太远,否则3G优势无价值。
包含以下两层意思:
1、与竞争对手的3G相比,联通3G HSPA+ 42Mbps的速度已经非常快了,而与竞争对手的4G相比,63Mbps的速度又太慢了。如果HSPA+能有一个好的覆盖,作为4G覆盖不足时强有力的支撑,会为联通在4G前期竞争中带来明显的优势。在TD-LTE发牌照时,我预计这个优势时间窗有18个月,也就是说,到明年517之前,是联通发展用户的时间窗。
2、联通3G优势应充分发挥,但4G也不能落后对手太远。今年底中国移动的TD-LTE基站的目标已经提高到70万个,中国电信也在加快4G的建设步伐,如果联通4G落后太多,在对手网络覆盖逐渐提升的过程中,联通网络的劣势将逐渐体现。
再看看网友的几个评论:
@ahdzwlj:无非就是拿3个载波绑定一起用,就像DC。人家电信移动LTE都快全覆盖了,联通还在这搞这玩意,再说了这玩意还得终端支持
@zyj_1410:尽管没有终端支持,实际价值不大。不过作为市场宣传目的,应该还是不错的选择。强调W的能力与目前的4G差别不大,也有利于留住用户,缓解用户流失压力。当然4G还是需要继续加强重点区域覆盖。
@六眼花翎A:联通的4载波不是可以提供峰值速率84M么
@左小京:根本就没必要搞这个。u900广域覆盖,城市直接lte了。
@减肥中的tony:没必要,覆盖和扩容比速度重要。
@Ralphdye_茶不语:数据很重要,可惜没覆盖,还是忧伤……
@ung_young:联通每次都是拿着上好的宝剑当菜刀使
想起了另一个话题:11月,在成都举行的联通产业链伙伴峰会上透露,中国联通2015年“双4G领先计划”终端销量目标为1亿台,中国联通将给予“双4G终端百万俱乐部”专项终端补贴和终端酬金50亿元。“双4G终端百万俱乐部”将由中国联通联合产业链各方打造,通过聚焦重点品牌、重点产品,采取全国级战略操盘方式,实现10款产品销量超过100万台。
要点:1、联通2015年要卖1亿台终端;2、发展旗舰产品,实现10款产品销量超过100万台。据说联通还列出了10个厂商(有的说是10款产品)。
微評:联通要给产业链信息,这是对的,但注重卖终端指标,甚至还要列出10款超百万台的终端,这个策略就有问题了。要知道LTE+WCDMA,中国联通拥有最丰富的终端资源,中国移动主推的五模终端,也全部报告双LTE和WCDMA、GSM,只要软件上略作调整,就可以“变成”联通的定制终端。而不象电信和移动,需要大力推自己包括CDMA2000或TD-SCDMA +双LTE 的终端,需要推自己的明显终端。这时将补贴集中到少数几款上,效果并不明显。而且无论是联通还是终端厂商,并不能很好地预测用户的需求,终端只有卖出去了,才是好的。

不多说了,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希望联通不要打坏了一手好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