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8-24

文/付亮

最近又疯传“电信联通合并”,其实早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1、我最早提出“电信联通合并”的重组方案,大概在10年前,在2005年~2006年,这是最佳的“电信联通合并”时机。我的团队对当时电信行业竞争态势做过深入的分析和战争模拟,得出了结论就是最理想方案“电信联通合并,形成‘2大+N小”的竞争格局“,最可能通过的方案是“分拆联通,电信+CDMA,网通+GSM”(也就是后来实施的方案),并曾在中国电信广州研究院模拟过,中国移动经过实验后下定决心冲击TD-SCDMA,年投入1500亿后的格局变化(后来因产业链不够成熟,中国移动下决心到了2013年明确获得TD-LTE牌照后,2014年TD-LTE强力杀出,基站数达到70万,用户数超过9千万)。

2、第二次“电信联通合并”的时机是4G牌照发放前。在2013年应完成两件事,允许中国移动TD-LTE规模试商用,电信联通合并,这样在2014年年初前后,发放4G牌照的条件就成熟了。可惜最后采取了2013年末向三大运营商同时发放TD-LTE牌照的错误决定,试想,实力明显弱于对手,拿到牌照时对手已经建设了20万基站,这时电信联通还怎么参与。事实上,一直到FDD牌照发放前,“电信联通合并”还是有可能实施,越拖成本会越高,差距会越大。刚刚公布的2015年7月用户发展情况,中国移动的4G用户已经超过2亿,这是再谈合并,已很难缩短与中国移动之间的差距(我的说法是中国移动已从“一家独大”到了2014年末的“一骑绝尘”),何况看看历史上的电信北方十省和小网通、吉通合并为大网通,网通和联通的合并,对等整合难度相当大,需要周期也非常长。而对手中国移动最近6个月增加了超过1亿的4G用户。

3、铁塔公司成立,成为阻碍电信联通合并的新障碍。从三大运营商中剥离出铁塔等基站设施,成立一个相对垄断的公司,既限制了三大基础运营商的垄断,又提高了基础设施的利用率,这是一个好事。但整合铁塔公司同样已耗费了一年多的时间,而铁塔公司的股权结构和与三大运营商之间的复杂的竞合关系,使得其成为了阻碍电信联通合并的障碍。

4、引入民资参与移动通信和固网宽带的市场竞争,尤其是移动业务转售,也使电信市场竞争多元化,资本关系、业务关系复杂化,简单的资产划拨式调整难度加大。

5、从2013年开始,通信监管又了明显变化,但缺乏时间足够梳理优化,行业监管部门工信部、发改委以及三大运营商的资本管理者国资委之间的决策,对具体情况考虑不够充分,有时相互之间还又会交叉制约。目前的分块监管机制,实际已影响了三大运营商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