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03-17

文/付亮

3月15日,中国联通公布2016年财报。2016年中国联通营业收入2741.97亿元同比降1.0%,其中服务收入2409.82亿元增2.4%,销售通信产品收入332.15亿元降20.5%。EBITDA,794.98亿元,降9.1%,EBITDA占服务收入比33.0%,同比减4.2pp。净利润6.25亿元降94.1%(扣除上年铁塔出售收益(税后)69.35亿元,降82.8%)。自由现金流转正。

中国联通在新闻稿中的评价是:

• 全面实施聚焦战略,抢补短板,业务和服务收入止跌企稳

• 深入推进开放合作,成效逐步显现

• 4G竞争力持续提升,营销转型实现良好开局,促进4G业务未来规模效益发展

• 创新业务快速发展,宽带光纤化提升,助力固网收入持续增长

• 精准投资助力聚焦地区网络质量明显提升的同时,资本开支大幅下降

• 促发展、控成本、转机制,加快未来业绩反转。

并在2016年报新闻稿中,提供了2017年1月至2月的部分数据,本公司权益持有者应占盈利约为人民币4.6亿元,月均比2016年第一季度增长约50%。这个盈利数字已相当于联通2016年全年盈利的73.6%。

中国联通的管理层给了自己一个很好的评价。中国联通已触底反弹了。

2017-03-10

文/付亮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电信湖南公司总经理廖仁斌在全国两会上建议进一步推广六模全网通手机在全国的使用。他表示,“如果将通信网络比作交通网,那么手机就相当于车。提速降费不应该仅仅扩宽道路、降低交通路费,也应该让‘车’的售价越来越便宜。”

所谓“六模全网通手机”指的是一部手机可以任意使用国内三家通信运营商的4G\3G\2G网络,这样可以实现三家运营商在同一部手机上“合体”。2016年4月,工信部将六模全网通作为国家标准正式颁布实施。

廖仁斌认为,全网通手机的逐渐推广将标志着手机运营商定制时代的过去,其拥有以下几点优势:消费者可以自由选择运营商,不再受手机制式困扰;促进运营商更加聚焦服务,而不是靠手机制式捆绑消费者;实现电信产业上游资源、开放渠道资源、用户资源的共享;带动移动通讯的规模化发展;使中国标准走出国门,成为“一带一路”战略布局下中国制造走向世界的重要力量。

廖仁斌代表这个发言的背景是,在2017年三大运营商新推出的终端扶持政策中,中国移动将合作伙伴的终端划分为了合作型手机、深度合作型手机和战略型手机,给予不同的补贴政策,同时提出了不同的要求,其中有些要求和全网通是冲突的。部分厂商的做法也有了新的针对性,例如小米刚刚推出的基于自由品牌芯片“澎湃S1”的手机小米5c,就仅支持“移动版”,有网友曝光了让小米5c支持联通网络的方法,可看出,该手机实际可以支持移动、联通的所有2G\3G\4G,做到五模(似乎不包含对cdma2000的支持)。

目前,全网通手机在国内市场出货的手机中已占有较高的比例。工信部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2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2955.9万部同比增33.0%;上市新机型34款同比降44.3%。其中4G手机出货2784.4万部同比增36.7%,占比为94.2%。2 月份出货的4G手机中,全网通手机占79.0%。从4G手机支持的网络制式来看,FDD、TD-SCDMA、WCDMA、cdma2000的占比分别为88.3%、97.8%、87.6%、79.6%。其中,4G手机中支持中国电信cdma2000的比例最低。

更值得注意的是,几乎所有的4G手机都支持中国移动3G标准TD-SCDMA,远超过支持另一个4G标准FDD,而大多数芯片同时支持TD-LTE和LTE FDD ,在三个全球3G标准中,除了中国联通获得牌照的WCDMA外,TD0SCDMA和cdma2000都已边缘化,份额正快速下降。

造成这种局面的背后是,作为中国最有实力的运营商,中国移动证凭借手中的用户优势和资金优势带来的话语权,引导终端产业朝对自己有利,对对手不利的方面发展,如果这种做法持续下去,中国移动通信服务市场,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局面将不可避免。同样值得关注的是,过去一年来,中国移动已将其在移动通信服务上的优势,快速向固网宽带延伸,其宽带用户已经超过了中国联通位居了第二,而且与中国电信的差距也在不断缩小。

从公司角度讲,中国移动有倾斜的补贴政策,没有任何问题,也很难反驳,但从行业发展角度看,如何通过政策杠杆处理好三大运营商之间的竞争关系,需要主管部门深入研究、精心设计。例如,我几年前,就呼吁政府主管部门出台政策限制固网宽带和移动通信服务之间的交叉补贴,现在这种交叉补贴,已经成为中国移动强势攻下两个对手大本营(固网宽带)的强有力的武器,如果现在仍不采取措施,很可能等5G牌照发放时,我国的通信市场格局已经不是中国移动在移动通信服务市场的“一家独大”,而是中国移动在整个通信服务市场的全面强势对竞争对手的压制,竞争对手很难有还手的能力。如果真这样,可以说行业监管部门事实上缺位了。